2018.11.15
北京标志设计



试论标志设计中的正负形及运用


 北京标志设计的图形创意中,容易失掉对实体图描述的注重、突出和强调,而且容易无视虚形的作用和意义。无意识地、积极地留意虚形的变化和能量,无效地、有目的天时用虚形停止创作,经过标志图形真假形状的综合互动,不只能进步图形信息承载才能和表达功用,还能在视觉上具有激烈的错视感和冲击力,极大地丰厚标志图形的表现力。 
我们常说“一语双关”,言语是这样,视觉化的图形言语异样是这样。人们非常注重实空间的应用,实空间的外形,而往往疏忽了对虚空间的应用和掌握。正负形的训练目的正是强调真假的同等重要性。一个图形普通有图案局部及烘托图案局部的两个形,属于图案的局部普通称爲“图”,也叫“正形”;而烘托图案的局部称爲“底”,也就是“负形”。在图和底分开的图中,图和底是互相烘托的关系。图和底可共用一条轮廓线,互相依存,图和底也可以互相转换、互借。 
符号通过反底和矛盾的形状,如公共线、公共形状、覆盖填充、误用、矛盾空间等,阻止了新空间的创造。它们具有多面、多效果,显示出更多的意义,并添加图形来表达新能量。让观者感受到标志在图形上的魅力和奇妙,同时接受标志所传达的意义。前面讨论的图形和阴影之间的互换关系是鲁宾。一百多年前,德国完形心理学家Rubin受到了十九世纪智力玩具卡的启发。他说:地图和地面可以相互依存,不能分开,图形即背景可以变成图形,正形和负形就是使用这种视觉可调的特征。
 
    最典型和最早的正反形式是中国的太极地图,其简洁性是对人们求简心理的完美诠释。它用优美的S形曲线将一个完整的圆圈分成两个鱼群形状的阴和杨。阴阳鱼中的阴阳眼和阳鱼中的阴阳眼,生动地代表了阴阳相互旋转、相互加强的一切生物化学哲学。它是殷、杨的典型交流,相互关联,具有连续的、无尽的象征意义。它可以概括宇宙、生命、物质、能量、运动、结构等内容,可以揭示宇宙、生命和物质的起源。 
     在中国形象的审美意蕴中,精神是意象艺术的最高追求。它以意义为师,以精神引导形式,以形式和精神表达精神,强调主体的精神、精神和精神。它强调主体的精神、精神和精神。太地图的简单S形构图已被继承为中国图案最重要的骨架形式。标志的形象简洁明了。正负形是正负形相辅相成、相辅相成的关系,使每个人的视觉交流不仅有形,而且简洁独立。正反对比实质上是由光和阴影的关系引起的对比,即黑白两极颜色。即使是彩色标志,也要求正反两色在亮度上形成对比,相互衬托,使图像效果更清晰、更具吸引力。
     在标志设计中,要正确运用正反对比和变化,使图形更加生动有趣。需要把握以下几点:首先,顺应:以形改形,换形象。在原有形式或新创造的基本形式的基础上,在不破坏原有形式的前提下,在虚拟空间中以共形的方式添加新的和其他的图像内容,使图形更加生动、有趣和有意义。利用人的生理和心理经验,我们可以通过熟悉和不熟悉的事物之间的相似性来理解和理解不熟悉的事物,或者用一个概念来解释另一个概念。图像抽象、抽象意象、图像可视化,通过转喻、隐喻、符号使图形更加准确和吸引人。第二:图片和文章的结合符合兴趣。组合方法在现代设计尤其是标志设计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如汉字与西方语言的巧妙结合、鸟兽的和谐共存、人与物的融合等。设计者正在寻找和发现同态和同构的可能性,并保持它们的可读性和同一性。组合的方法帮助图形在不同的概念中寻求统一,并以一致的方式表达不同的内容。它不仅拓展了创意设计的空间,而且有助于在不同环境、文化和背景中传播标识。第三,共形:笔画共享,一对一。思维与意图的相似性、相似性和关联性是构象的基础。相同的笔画、相同的形式和相似的风格是共形的前提。形式兼容,可以链接在一起。它是形式与精神的结合。第四,重构:打破拆卸和切割新的组。分散和拆卸原始笔画和图形元素,重新组合和组合它们,经常打破它们以求改变,创建新思想并获得新形状。在底层交换与虚拟空间、正负形、虚实形的关系上,通过细化、裁剪,把握底层交换与虚拟空间的特征,创新造型,表达新意。通过加减、方向反转、变形等艺术处理,重新整合,偶然感重合,自然设定。通过系列的各个部分和联想,人们感受到了整体的意义。这种做法往往能激发观众的兴趣,并获得“少赢”和“突然意识”的效果。第五,装饰:纯粹形式,意象空间。虚拟身体的形象是图像和想象的空间。在看似没有意义的状态下,它更生动、更宽广、更有活力。实体形象也是一个充满意象、趣味、魅力、意义和艺术性的抽象形象,或者是一种有机的形式,或者是一种偶尔、任意、模糊、不可重复、还原的无机形象。肌理关系是装饰性的表达。现实与现实的转换在诗歌中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感,传达着情感和意义,极具吸引力和诱惑力。正面和负面的形状和虚拟的实体形状的使用使标志图形既统一又死板,有变化而且没有混淆。理性的逻辑和感性的视觉效果是生动、有趣、连贯、完整、深刻和感人的。视觉美学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只追求和谐而不比较,那将是僵化的;如果我们只追求统一而不改变,那将是单调的。现代标志设计从静态美学转向动态美学,强调清晰易懂的效果。
     其美学原则的倾向之一是从强调协调转向强调对比,挖掘视觉元素的对立,使矛盾的双方同时结合在一起。这种矛盾并置往往体现在传统与现代、精湛与粗放的技术、几何与自然形状、结构材料质感的对比表达等方面。运用正反两面造型、虚实造型和巧妙组合的各种对比效果,在画面底部的变换中展现魅力,使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和光彩。时代精神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视觉愉悦和视觉愉悦。正负形、虚实形、画面底部的变换,赋予了标志图形的想象力、情感和力量,增添了丰富的内涵、价值和意义。积极和消极的形态的转变,虚假和坚实,以及人物的底部是突出的,导致一种超脱俗气的感觉。它不仅解放了形式,丰富了视野,改变了人们固有的观念和审美观念。标志图形,以视觉隐喻、双关语或错觉等形式,运用个性化、程式化的视觉语言引导受众对主题思想的理解和接受。
     设计者充分挖掘标志的背景、功能、效用和本质特征,通过正反两面性的表达与组合,寻求和利用隐喻性、趣味性、可塑性、装饰性、甚至横切性、非边界性的图形元素和符号。d负面形式,虚拟和真实的形式,通过巧妙的安排和精心安排交换底图。为了达到创造性和创新的目的,使观念的传播和形式风格更加一致、更加完整、更加有效、更加吸引人、更加有趣,更能满足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和深厚的情感和理性欲望。

文/北京设计公司



上一个 返回列表 下一个

品牌咨询专线

400-778-3853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