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4
北京导视设计



导视设计中图形的易懂性和局限性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活动范围也在不断的扩大,同时接触新鲜(陌生)环境的机会也大大增加,又加上现代设计师不断求新求变的设计,时常会让才到此地(环境)的人们无所适从,这个时候导视系统就显得格外的重要。而对设计师和建筑师来说,制定完善的导视体系也是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在完善的导视系统中,人们可以立即识别和理解所处位置,以及所去目的地的途径。但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完美的导视系统呢?这个问题的出现似乎理所当然,因为导视系统就是关于识别和理解的一门学问。
  1 图形导视设计
  图形导视在当今社会中随处可见,并且已经成为了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除了各种声音、信号外,各种图形标示也同样传递着信息。然而,在某些环境中图形导视几乎不能被人们所理解。无论他们是被误解还是根本没有被理解,图形导视就不会发挥任何作用,只能让人们感到困惑和惊讶。如果其甚至被理解为相反的意思的话,则会让人们迷失方向。
  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图形导视系统最早是在20世纪初出现的。由于他们第一次使得理解图形不再取决于教育程度的高低,同时也保持了非区域性特定,所以20世纪初的图形导视被认为是第一批能让大众普遍理解的标示。随着机动车和城市的不断发展,对于图形导视的需求也日趋增多。1936年,Otto Neurath博士开发了名叫ISOTYPE( International System for Typographic Picture Education )的可视化系统。Neurath制定了图形标示未来发展和设计的基本准则。根据Neurath所制定的准则,一个能在三眼之内被人所理解的图形是一个成功的图形标示:第一眼:能观察到此事物最重要的特点;第二眼:能观察到此事物次重要的特点;第三眼:能观察到其他细节。
  总之,为了能使人快速理解其含义,图形标示应该只包含最根本的要素而不应有无关的元素包含其中——这个原则至今仍然适用。为了让观察者能在最短时间内理解图形所要表达的含义,抽象简单的设计显得至关重要。一个能被普遍理解的图形语言还应包含一些重要标准:非区域性特定、不依赖于教育程度、国际化、清晰不含糊。
  总之,虽然设计中要求,图形标示的设计一定得一目了然,但是,不同的人对相同的视觉信息会有不同的理解。北京导视设计还需要研究心理学、文化美学、民俗习惯等要素。
  2 图形导视设计的应用分析
  下面我将结合工程项目中所设计或采用的图形标示来阐述其设计中的优点及不足。
  图1和图2是一个办公空间的图形导视系统,这套图形导视的设计简洁明了,充分体现了图形导视设计的四个重要标准,他通过抽象化的图形清晰地表明了各个功能区域的用途,使得初次使用此大楼的人可以得心应手。
  有效的图形导视体系加上折纸这种设计语言,使得整套导师系统在明确的前提下显得特别的有趣。日本东京哈塔医院导引系统,所有的标识都在地上。特别之处是地上的箭头后面直线的长度会告诉你所去的科室离你现在有多远。没有直线只有箭头的地方就表示你要去的地方就在这里。所有的箭头都比较细,而且很工整,虽然是红色但仍然给人安全的感觉。岔路口用红十字表示是一个重要的路口。
  而同样是医院,南京妇幼医院则采用“S”形为设计母本,女性喜欢的粉红色系为主色,展开设计。这样的标示设计具有特定空间的唯一性,而且给在此就医的病人以温暖感。
  在标志设计中,具体信息内容是主要的,其次要关注标志的结构,组成,组合,及其视觉上的表现形式等方面。
  3 对象形图的易懂性(可理解性)和局限性的探析
  人们设计出的象形图必定得在被准确理解的基础上才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因此一个成个成功的象形图必须满意某些标准。象形图必须是易识别、易懂并且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以下因素同样也值得引起设计师的关注:
  3.1 符号学上的合理性:符号内容与外在表现形式
  外在表现形式与主体表达图形或符号之间的关系必须明确,这是指选用合适的表现形式来表达所要传递的信息。含大量图形或者符号的象形图通常更难以被观察组解读,所以最好限制象形图所含图形或者符号的数量。
  3.2 象似与抽象程度的区分与把握
  象似性是指象形图与其所指之间的匹配与关联程度;与象似性不同的是,抽象性是指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差异、不一致性。抽象程度表明象形图较其所指的简化程度,在图形表现上的简化,还可用于对图形和符号的分类。一般而言,象形图基本不具有象似性。
  3.3 象形图的复杂性和格式的简洁性
  象形图的复杂程度取决于使用基本图形元素的数量,但实际上只有少数元素在设计中运用,这是因为越简单的设计越容易被理解。然而,真正决定象形图复杂程度的是其所要传达的信息量。因此,如果信息量较大,这时需要选择最合适的象形图案,并且考虑象形图所能容纳的数量。
  象形图包含多种独立的组分,包括边缘边框,信息展示区和指示区域(例如箭头和文字)等。根据其所要传达的信息类型,也可以在象形图中传达的部分信息,但这通常使得观察者感到困惑,因为他们还得自己“猜”出其真正含义。一个成功的象形图应该具有清晰和简洁的格式,要让观察者感到具有代表性。
  基于一些失败的经历,我们应该注意不要给太多的信息而令人难以辨认。公共空间的标识的设计是一种服务而不是艺术,同一个标识对不同的受众会有不同的重要性和意义,错误地点的正确标识或正确地点的错误标识比没有信息更糟糕。
  总的来说,好的设计要多于不好的设计,简单明了的标识是大势所趋,标识需要在短时间内让人了解更多的信息,同时我们需要更多跨越文化障碍的标识。

文/北京设计公司
上一个 返回列表 下一个

品牌咨询专线

400-778-3853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